清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皇帝给新疆蒙古吐尔扈特部落的敕书

      现存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档案馆的三份清朝皇帝敕书,是蒙古族土尔扈特部落反抗沙俄压迫,重返祖国的历史见证。

土尔扈特是我国卫拉特蒙古四部之一。17世纪20年代末,准噶尔部势力日渐强大,欲兼并土尔扈特部,土尔扈特部台吉和鄂尔勒克率领部众5000多帐,20多万人 ,从新疆的塔尔巴哈台(今塔城一带)出发,向西迁徙。于天聪四年(1630年)左右,到达伏尔加河下游地区,建立起了一个东起乌拉尔河,西到顿河,南到里海和黑海,北至萨拉托夫的土尔扈特汗国,牙帐设在伏尔加河支流的阿赫图巴河畔。

土尔扈特西迁伏尔加河时期,沙俄扩张势力已达伏尔加河中上游地区。为了进一步向伏尔加河下游和顿河流域扩张,土尔扈特蒙古便成为沙俄攻击的对象。崇德八年(1643年),沙俄武装进攻土尔扈特部,和鄂尔勒克率部反击,不幸战死。雍正二年(1724年),土尔扈特汗阿玉奇病逝,沙俄乘机取得了任命土尔扈特新汗的特权。沙俄向土尔扈特人民征收的赋税名目繁多,徭役兵役更是层出不穷,并强迫他们放弃喇嘛教,改信东正教。顺治十二年(1655年),土尔扈特谴使到北京朝贡,开始同清政府建立直接联系。清政府对远处异域的土尔扈特部十分关怀,为土尔扈特人去西藏供佛,在归化城(今呼和浩特市)进行互市贸易提供方便。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阿玉奇派使者绕道西伯利亚到北京朝贡,康熙皇帝派图理琛率领22人的使团随同前往土尔扈特部落慰问,受到阿玉奇汗和部众的热烈欢迎。

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原来留居在塔尔巴哈台没有西迁的部分土尔扈特人在台吉舍楞的率领下,西迁伏尔加河流域。他们被称为新土尔扈特,先期迁来的部众被称为旧土尔扈特。

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17岁的渥巴锡继承了土尔扈特汗位,颇得部众拥戴。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渥巴锡准备率部东归,被叛徒告密,沙俄加强了防范,并策划扶植已经改信东正教的土尔扈特贵族敦杜克夫家族取代渥巴锡的汗位。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沙俄对奥斯曼帝国开战,土尔扈特人被强征从军,死伤达78万人。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夏,沙俄再度下令,凡16岁以上的土尔扈特男子都必须上前线,土尔扈特人面临着亡族灭种的危险,于是渥巴锡毅然决定东返。当年秋天,他召集土尔扈特上层首领举行秘密会议,决定东返伊犁,并议决等到冬天伏尔加河结冰后,两岸部众一起同行。不料当年冬季偏暖,河水久不结冰,而东归的消息已经走漏,沙俄政府正在调兵遣将,渥巴锡不得不提前采取行动。

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一月五日,渥巴锡率领伏尔加河南岸部众33千多户,169千余人,开始踏上了举世闻名的回归祖国的万里征程。北岸的14千户部众被河水阻隔,未能一起同行。出发前 ,渥巴锡带头点燃了自己的木制宫殿,部众烧毁了所有帐篷,表现了义无返顾、破釜沉舟的决心。渥巴锡亲自率领15千骑兵作开路先锋,妇女老幼赶着牧群居中,留下1万名战士垫后。沙俄女皇叶卡特琳娜二世闻讯,立即派军数万追赶,同时策动沿途的游牧部众阻截。在乌拉尔河畔,后卫部队与沙俄骑兵展开血战,不幸全部壮烈牺牲。八月底,渥巴锡率领的土尔扈特部众终于渡过伊犁河,到达伊犁附近的卡伦他木哈,回到祖国怀抱。八个月的残酷战斗、艰难跋涉,加之饥寒交迫、瘟疫流行,土尔扈特的牲畜死亡殆尽,人口死亡大半,幸存者仅7万多人。

   清朝政府对土尔扈特的东归之举表示钦佩和赞许。乾隆皇帝下令伊犁将军对其妥善安置,并于是年九月,在承德避暑山庄召见了土尔扈特蒙古部落首领,亲撰《土尔扈特蒙古部全部归顺记》和《优恤土尔扈特蒙古部众记》,刻碑于避暑山庄,以纪此事。

    土尔扈特部的万里东归,是十八世纪谱写在欧亚大陆草原上的悲壮史诗。他们不畏强暴、渴望自由的精神永远镌刻在中华民族的史册上。

   

(其 买)


点击数:124 录入时间:2018-02-02【打印此页】【返回

www.xjaa.gov.cn 版权所有: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档案局(馆)

技术维护: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档案局(馆)

许可证号:新ICP备11003108

通讯地址:乌鲁木齐市三道湾路99号 邮编:83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