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档案广角

把细节做到极致——关于中美档案修复技术工作的几点思考

[发布日期:2015-09-18] [点击数:] [文章来源:]

 与我国相同,美国密歇根大学本特利历史图书馆(以下简称本特利)的档案修复工作主要是通过脱酸、修补、托裱、丝网加固等技术手段来恢复或增强纸质载体档案的强度和耐久性,延长档案寿命,从而便于档案的长期保存和利用。

    脱酸。本特利使用韦陀(WeiT’o)法作为脱酸的主要技术手段。韦陀法由芝加哥大学图书馆的理查德·史密斯在1972年发明并获得多项专利。该方法创造性地使用无水溶液脱酸法,一方面避免纸质载体档案因在脱酸过程中接触水而产生变形或粘连;另一方面利用有机溶液易挥发的特点,减少了脱酸工艺的复杂程度。韦陀法有两种工作系统,一种是用于大规模批量脱酸的“浸泡——真空干燥”系统,由于其所需的场地、设备规模较大,工艺流程复杂,投资成本较高,因此不被小型档案馆或图书馆采用。本特利采用的是另一种用于小规模单页脱酸的“喷雾”系统,根据工作量大小,该系统细分为两种工作方式。一是使用密闭式气雾剂耐压罐方式,适用于少量的单页档案脱酸。二是使用填料式高压喷雾器方式,这一方式适用于数量较多的单页档案脱酸。由于这一方式使用的不是一次性耐压罐,其设备会在脱酸过程中反复填料使用,喷枪及容器内会有残留的去酸剂及其遇到空气后氧化、分解生成的各种杂质。所以,该设备在长期使用后需使用清洁剂对喷雾系统进行清洗。

    托裱。本特利使用托裱技术对纸张载体受损乃至破碎的档案进行加固修复。以一本1880年的中国画画册的修复为例。该画册是时任密歇根大学校长詹姆斯·安吉尔在1880年至1881年间担任美国驻华外交使节时收到的礼物,他在回美就任密歇根大学校长后将此画册捐赠给学校保存。经过100余年,该画册的纸张质量已严重脆化,呈碎片状态。为此,本特利的档案修复人员专门通过网络研究了中国画的托裱修复技术,并从中国购买了宣纸用作画册的修裱托纸。据介绍,鉴于画册纸张质量损坏较严重的实际情况,本特利使用干托法中的腹托法对画册进行修复,即对画册中纸张碎片采用清洁、去酸等技术手段进行保护处理之后,将碎片逐一反铺拼接在裱台上,再将涂有粘结剂的宣纸覆于画纸背面。一般来说,本特利多使用羧甲基纤维素作为托裱的黏结剂,但在对中国的托裱技术进行充分研究后,决定使用更适合传统中国画托裱的小麦淀粉糨糊作为黏结剂,以期达到最佳修复效果。同时,笔者通过观察和触摸发现,托裱使用的宣纸纸张较厚,张力承受效果比普通宣纸较好,其种类应该是檀皮含量较高的净皮棉连或特皮棉连,这类材料在我国档案界也多用于珍贵档案的托裱修复。

    丝网加固。本特利使用丝网加固技术对双面有字的破损档案进行修复。与我国在丝网加固时多使用蚕丝丝网不同,本特利使用了一面涂有聚乙烯醇缩丁醛的成品棉纤维丝网进行加固。加固时,将棉纤维丝网从成卷的成品中撕下,将涂有聚乙烯醇缩丁醛的一面向上铺在修复台上,再将档案平铺在丝网涂有黏结剂的一面,夹在两张聚四氟乙烯薄膜中,然后放入预热至一定温度的热压平机中热压粘结,最后揭下薄膜即可。这里使用的聚乙烯醇缩丁醛是一种透明性好、粘结力极强的热敏性黏结剂,常温下粘结作用不明显,80℃时粘结效果极强;同时,还易溶于乙醇等有机溶剂,因此用于丝网加固修复档案时具有很强的可逆性,需要时用酒精溶液即可揭下丝网。

    本特利的档案修复工作以其规范化、常态化和专注细节令笔者印象深刻,由此笔者结合我国档案修复工作产生了两点思考。

    一是进一步加强对档案修复工作的重视。近年来,各级档案馆在工作中或多或少存在重档案信息化建设,轻档案保护工作的现象。这与目前阶段全国档案工作的侧重点在信息化建设上密切相关,但同样也存在对档案保护尤其是档案修复工作重视不够的因素。档案实体是开展所有档案工作的基础,如果档案实体无法得到及时修复而破损甚至灭失,这将对整个档案工作产生灾难性的影响。因此,各级档案馆应加强对档案修复工作的重视,将其作为一项重要工作来抓,使之成为档案馆日常工作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另外,加强档案修复工作也不应以“抢救修复”的名义,在不考虑档案实际状态的情况下,采取“一刀切”的方法一裱了之,这将会对部分档案产生更为严重的破坏,甚至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二是进一步加强对档案修复技术专业人才的培养。笔者注意到,本特利在档案修复领域并非拥有多么高超或领先的技术,其在工作中更多采用了经实践反复验证的成熟技术方法。之所以能够取得一系列工作成绩,主要是因为本特利历史图书馆拥有一支长期从事档案修复工作的专业人才队伍。本特利的老一代档案修复工作者以极高的敬业精神,几十年专注、投身于档案修复的学习、实践与钻研中,再通过“传帮带”的方式,进一步培养档案修复工作的后继人才。相对于美国较为松散的档案管理体制,我国档案系统拥有更加完备的人才教育体系,应充分发挥这一优势,通过集中学习和现场指导等多种方法,加大对档案工作者的修复技术培训力度,不断培养出熟练掌握档案修复技术的专业人才。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5年9月17日 总第2813期 第三版

 
(转自   中国档案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