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档案广角

古来征战几人回

[发布日期:2015-10-21] [点击数:] [文章来源:]

浩兄:

    如握!

    前日寄二书,不知收到否?弟已呈报告与团部,团长未能批准,云此非常紧急之时,不准弟请长假。弟部队已于昨日早晨出发进占阵地,而于昨日下午,师长亲自到弟阵地中侦察地形,改命弟单独守浏阳河北岸之村落据点,命弟一排死守此处,命弟与阵地共阵亡。又云若在此能坚守七天,则可有办法。因此弟于昨日(廿五)晚率部到守地,连夜赶筑工事及障碍物,阵地之后五十公尺处即为大河,河扩水深,无舟无桥,此真为韩信之背水阵矣。本日情报:敌人已达汨罗江,计程三四日后能到此,然前线队伍,能毕力能抵,则能否到此,是为问题。加之本日湘北本年冬首次飞雪,则敌人之攻势,该稍挫缓矣。然吾军各师官兵均抱视死如归之决心,决不让敌渡浏阳河南岸来。弟告部士兵“不要他渡河!”一句话,敌此次不来则已,一来当拼一拼。弟若无恙则兄可勿念,若有不幸则请兄勿悲。古云:“古来征战几人回”,并请告双亲勿悲,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然弟一切自知自爱,务祈兄勿念。

    兄上次寄来洋二百元悉数收到,祈勿念。

    家中近来有信到兄处否?弟已久无告双亲矣,请能代书告之,云弟安全也。时在阵地,一切不便,故不多作书。

    待此次作战后,则弟当入滇谒兄安好也。兄若赐言,仍可寄浏阳军邮第一五O号四一师一二一团二营六连弟收可也。时因北风雨雪交加,关山阻绝,希冀自爱,余不一一。

    即请

冬好

侯弟拜上

十二·二七

 1941年底,第三次长沙会战中中国守军在草鞋岭的机枪阵地上。

    1941年12月下旬,日军重兵进攻长沙,与中国军队展开第三次长沙会战,国民革命军陆军第41师121团2营6连1排排长褚定侯率全排官兵奉命坚守浏阳河北岸,阻敌南犯。在即将与日军决战前夕,他提笔给大哥写了一封长达6页的信,表现出一位军人忠于国家和民族的崇高气节,读来令人荡气回肠。

 1941年12月27日,国民革命军陆军第41师121团2营6连1排排长褚定侯
写给大哥褚定浩的家书。

    1941年12月8日,日本陆军第23军开始进攻香港。为使攻占香港顺利进行,日军大本营命令驻中国湖南地区的第11军向湘南进攻,以牵制中国军队的南援行动。日军第11军司令官阿南惟几接受命令后,于12月13日发布了第三次进攻长沙的命令。12月23日,日军在新墙河上游油港以北地区发起进攻,并扬言要在长沙度过1942年元旦,第三次长沙会战就此打响。

    中国方面迎战的是国民党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他当时指挥的军队共10个军约30万人。守军上下同仇敌忾,战斗异常惨烈。国民革命军陆军第41师121团2营6连1排排长褚定侯,率部奉命坚守浏阳河北岸,阻敌南犯。在坚守阵地的间隙,他提笔给远在云南昆明的大哥褚定浩(字经深)写下了这封家书,字迹潇洒飘逸,通篇贯穿着大敌当前、视死如归的紧张气氛与战斗豪情。

    这封家书写于1941年12月27日,当时日军已经渡过汨罗江,正在向南逼进。发出这封家书后不久,日军就进至浏阳河一线,褚定侯率部与日寇昼夜血战,在前有顽敌、后无援兵的困难情况下,全排官兵英勇抗敌,直至全体壮烈殉国,实现了“与阵地共存亡”的誓言。

    褚定侯,字勇深,号相藩,1919年生于浙江省莫干山。1936年,他在杭州一中读书。七七事变后,他回到了莫干山。不久,杭嘉湖地区沦陷,褚定侯终日在家,因报国无门而感到十分苦恼。1939年,褚定侯得知天目山办起了省立浙西临时中学,他就像在黑暗中见到了光明,欣然前往。那年冬天,周恩来和当时的浙江省主席黄绍竑一起来到学校视察,宣传抗日,给了褚定侯很大鼓舞,于是,褚定侯毅然投笔从戎,报考黄埔军校,入黄埔军校二分校17期学习。

    据褚定侯的弟弟褚召南老人回忆:“二哥去军校报到以前,曾去天台县老家看望祖母,在短暂、宁静的日子里,他和邻村一位姑娘互生情愫。但是,在山河破碎的日子里,有志男儿又怎会耽于儿女私情?海誓山盟中,二哥对姑娘说,等抗日战争胜利了,我一定回来娶你。然后,他就义无返顾地走了。”

    褚定侯毕业后先是被分配到了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军令部,但他向上级提出:自己读军校就是为了参加抗日的,要求编入一线部队。于是,他被编入了国民革命军陆军第41师121团任排长,到职不久即投入第二次长沙会战。这次战斗以后,他在家书中写道:“日本鬼子非常狡猾,他们化妆(装)成农民前来侦察,但均被我方识破、消灭。会战中,我方士兵表现得十分英勇,他们在自己身上绑上手榴弹,然后舍身炸毁敌人的坦克。”

    仅仅两个月之后,褚定侯就率部参加了第三次长沙会战。面对日军的疯狂进攻,中国军队进行了英勇抵抗,与敌人展开了多次拉锯战。关于战况,《大公报》战地记者这样写道:“民国三十一年一月一日在长沙真是一个顶大的纪念日,从这一天起,长沙城外的炮火连天,昼夜不停的一连四天,有人说从未有任何一年的爆竹能和那几天相比。敌人第一、三、六、四等师团番号的士兵的鲜血染红了大稻区的沃土。先攻东南城角,攻不动,再攻南门,又攻不动,最后攻北门,仍是屹然不动。敌人作梦也不曾想到它面对着的是它所自称为消灭净尽的战士。而这些人的代表者,在元旦那天便写了一千五百封家书寄交给家人道,‘这一次不成功一定成仁’,哀兵必胜,何况敌人只携带了两星期的粮秣,从一日起就开始饿饭;而它们的上官却依然喝有名牌子的法国酒呢。我们的士兵在修械所高地创造出争夺至十一次的拉锯战,于是敌人溃退了。”

    从中国守军元旦那天写就的1500封家书,可见将士们戮力同心、视死如归的气概。1月1日夜,负责防守长沙南郊的国民革命军预备第10师师长方先觉,在指挥战斗的间隙给后方的家眷写了一份遗嘱:

  蕴华吾妻:

    我军此次奉命固守长沙,任务重大,长沙的得失,有关抗战全局的成败。我身为军人,守土有责,设若战死,你和五子的生活,政府自有照顾。务望五子皆能大学毕业,好好做人,继我遗志,报效党国,则我含笑九泉矣!希吾妻勿悲。

    夫 子珊

    这封家书被师政治部代主任杨正华看到,决定在报纸上发表以鼓舞士气,于是拟了新闻稿连夜送给《长沙日报》。次日,《长沙日报》头版刊出大字标题“方师长誓死守土,预立遗嘱”。

    该师29团中尉侦察排长王维本后来回忆说,许多战士听说方师长立了战前遗嘱之后,十分感动,一些士兵和学生表示要“成则以功勋报祖国,死则以长沙为坟墓”,抱着必死的决心投入战斗,决不让日军越过防线一步。

    到1942年1月中旬,由于中国守军官兵的合力抵抗,第三次长沙会战以中方的胜利而告终。日军伤亡5.6万余人,俘虏139人,中国军队伤亡2.8万余人,中国军队取得了辉煌胜利!《伦敦每日电讯报》称:“际此远东阴雾密布中,唯长沙上空之云彩确见光辉夺目。”

    中国人民大学家书文化研究中心供稿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5年10月16日 总第2824期 第二版

(转自   中国档案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