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档案广角

“京字第一号”证据——日军自拍的南京大屠杀照片

[发布日期:2015-11-19] [点击数:] [文章来源:]

 2015年10月入选《世界记忆名录》的《南京大屠杀档案》,含有多份直接反映日本屠杀暴行的珍贵档案资料,其中由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保存的“南京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京字第一号证据”尤为值得关注。该组档案包括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照片集一册,南京市民吴旋为呈送日军暴行照片致市临时参议会呈文一件,以及南京市临时参议会转报日军暴行照片致国民政府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公函一件。

    照片集里的16张照片均反映了日军在南京大屠杀期间残杀和奸淫的暴行,其中有的是废墟边被残杀的成堆尸体,有的是池塘里漂浮的尸体,有的是日军残酷砍杀中国人的场景,有的是日军手提中国人头颅、露出得意神色的情景,此外,还有日军刺杀手无寸铁的中国青年、活埋中国人、侮辱中国妇女等暴行的照片。其中,有数张日军砍杀中国人的照片完整记录了日军砍杀暴行。照片中,日军手握长长的军刀砍向跪在地上的中国人,周围一大群日军或坐或立,仿佛观看表演一般,以胜利者的姿态“欣赏”这残忍的杀戮。这些让人不忍直视的照片,每一张都是一笔血债,记录了日本军国主义的罪恶。

    那么,这一记录日军累累罪行的血证是如何保存下来,并成为1947年国民政府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对南京大屠杀案审判的“京字第一号”证据的呢?

南京市民吴旋为呈送日军暴行照片致南京市临时参议会的呈文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提供档案

血证偶得忍辱隐藏

    1938年1月,经历了6周疯狂血洗的南京城刚刚恢复社会秩序。一天,一个日军少尉军官将两卷120“樱花”胶卷送至南京“华东照相馆”冲洗。该照相馆年仅15岁的学徒罗瑾在冲洗这两卷胶卷时发现,其中有多张是日军砍杀中国军民和奸侮中国妇女的照片。他看后深感震撼,激愤难平,于是偷偷加印了几张,作为日军屠城的罪证保存起来。为了保存好这些珍贵的证据,他从中挑选出16张照片装订成一个小相册,并在封面上画了一幅图:左上方是两颗鲜红的心脏,右下方一把利刃刺向心脏,滴出了鲜血,右上方写了一个很大的颤抖的空心字“耻”,以示不忘国耻血恨。他还特地将心脏、利刃、血滴、“耻”字的四周勾上黑边,以示对死难同胞的悼念。为了将来有一天能以这些证据控告日本侵略者的疯狂罪行,为千千万万被无辜杀害和侮辱的中国同胞讨回公道,罗瑾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小心翼翼地将这本相册保存了整整两年。

    1940年5月,为了糊口,罗瑾考进了位于毗卢寺内的汪伪政府警卫旅直属通讯队。此后,他一直将这本相册藏在自己的床下。不料1941年初的一天,为了迎接汪精卫前来训话,通讯队进行大检查,结果在寺内发现一颗来历不明的手榴弹,于是在全寺进行了大清查。为逃避搜查,罗瑾偷偷将相册藏到寺内厕所的墙洞里。谁知几天后,当他想去找回相册时,却发现相册不翼而飞。为防止意外,罗瑾从此逃离南京,隐居在福建省大田县。

    幸运的是,发现并捡到这本相册的是一位和罗瑾一样有着强烈民族自尊心的爱国青年,他就是罗瑾在通讯队的同学吴旋。吴旋偶然发现这本相册后,便一直悄悄珍藏着。

累累罪证终见天日

    抗日战争胜利后,南京国民政府为对侵华日军战犯进行审判,通过各种方式向社会广泛征集日军暴行证据。吴旋便将这本珍藏了多年的相册送至南京市临时参议会。在呈文中,他写道:

    为呈献南京大屠杀案敌寇罪行照片事。窃民于民国廿六年日寇发动淞沪之战,未几而攻陷南京,时民仅十四岁,且阻于交通,躲避难民区。时有洪姓(应为罗姓)学友于南京开设照相馆,有日寇以其所摄照片至该馆洗印,俾作“胜利”之夸口。民同学惧其淫威,不能拒绝,乃同时用其底片加印一份,共得小照片十六张,多为敌兵之罪行,或以残杀我同胞为笑乐,迄今视之犹有余悸。其后,洪某(罗某)以日兵搜索,未敢留存,乃由民保管,经无数困苦,始终未忍遗弃,以便将来供与敌人清算之资料。胜利以来,此十六张照片始得重睹天日。今闻贵会有搜集敌寇罪行、侦讯战犯,用特将该项材料检出,请代送有关机关使残暴敌寇得以明正典刑,并请审讯定毕仍将原片赐还以作纪念,实为德感。谨呈

    南京市临时参议会

    附呈照片册一本照片十六张

    吴旋谨呈

    住址:四条巷小杨村六号之二吴旋

    获得这一日军暴行的重要罪证后,南京市临时参议会秘书处迅速将其连同吴旋的呈文以急件的形式送至国民政府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公函称:

    查本处前以南京大屠杀案敌人罪行调查工作已告结束,曾将有关材料函送国防部转送贵庭备作审讯战犯之证据在案。兹复据市民吴旋呈称:旋在民国二十六年未及退出南京,当由友人处获得敌寇自行拍摄之日军残杀及奸淫我南京同胞之照片一册共十六张。现闻日寇战犯已引渡至京审讯,特呈请转送有关机关备作确证等情。查该项照片确系日寇施行暴行时所自摄而足为证实战犯罪行之铁证。用特抄具原呈连同照片送请查照,俾作物证之一部,致将来审讯定谳以后,仍希将原件赐掷以便检还为荷。

    此致

    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

    附吴旋原呈一件、照片一册计十六张(在首席处)

    秘书长 萧若虚

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照片集封面

    1947年2月6日至8日,国民政府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在南京市黄埔路“励志社”黄埔厅大礼堂对南京大屠杀案主犯谷寿夫进行了历时3天的公审。吴旋所呈送的照片集和材料作为“京字第一号”证据在法庭进行了出示。据报纸所载,谷寿夫在法庭上看到照片时,“曾见面色变,慌乱不能自持”。最终在众多铁证面前,谷寿夫等南京大屠杀案主犯被予以正义的审判。

    作为日军自行拍摄且一直保存于民间的原始照片,“京字第一号”证据照片集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和证据意义。它真实反映了日军在南京大屠杀期间的残杀、暴虐行为,尤其是照片集中除施暴者外,还有大量围观的日本侵略军,他们的存在进一步证实了日军暴行的真实性和普遍性。而照片集的保存过程,更表明了中国人民不可侮的民族精神是无法扼杀的!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供稿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5年11月13日 总第2836期 第四版

 
 
(转自  中国档案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