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名人档案

馆藏名人之王恩茂

[发布日期:2013-06-18] [点击数:] [文章来源:]

  

 

1949年10月,在第二军进军新疆途中,王恩茂向战士们讲话。

 

 

1955年10月,王恩茂任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第一书记。

 

 

王恩茂与社员在田间

 

 

1984年4月,王恩茂视察哈密农村。

 

 

王恩茂在审阅文件

 

  2013年是王恩茂诞辰100周年,自治区档案馆在较早的时间就开始注重对他的有关资料进行收集与整理,目前馆藏的主要有战争日记、纪念文集、讲话、手稿、照片、题词、录音、录像以及部份实物等。

 

  1913年王恩茂出生在江西省永新县禾川镇北门村,幸得免费进入永新县立模范国民小学就读,高小毕业后辍学在家务农,得到舅父谢威南的资助在私塾读了近两年的古书。后来以考试第二名的优秀成绩进入禾川中学不收学费的平民班就读。在永新县籍共产党员欧阳洛的影响下,王恩茂受到启迪,积极参加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左派领导的各种活动。192852,红军解放永新县城,王恩茂参加了革命。

 

  1942年,359旅从绥德警备区转移到南泥湾开展大生产运动,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以减轻边区人民的负担。王恩茂时任359旅副政治委员,积极响应旅部号召,扛起锄头,脱掉衣服,挥汗如雨,参加开荒。他编写的“大生产,多打粮,支援前线打豺狼;油灯下,纺纱忙,自己动手做衣裳”的歌谣在田头地角荡漾,鼓舞着战士们的斗志。同时,他协助王震(旅长兼延安军分区司令员)率领部队开展轰轰烈烈的大练兵活动,官兵们不仅提高了政治素质,军事技术也得到了很快的提高。1944年南泥湾大丰收,粮谷满仓、牛羊成群、肥猪满圈、鸡鸭满塘,改变了昔日的旧模样,成为陕北的好江南,359旅也成为边区和全军学习的模范。

 

  1949年底,王恩茂和军长郭鹏率领二军广大指战员,从酒泉开往喀什、和田,时值冬季,加上语言不通,风俗各异,给部队带来很多困难。1113,当部队途经轮台时,当地群众把部队团团围住,一群老百姓手举状纸跪在地上,希望解放军为他们报仇伸冤。王恩茂搀扶起维吾尔老乡询问情况,他向周围的群众大声说道:我们是人民解放军,到新疆就是保护你们的,我们一定会严惩凶手的!随即命令部队解除叛乱分子的武装,追缴老百姓的财物,追查和严惩首恶分子,并留下连队保护群众。19503月部队进驻指定地点,把红旗插上了昆仑山和帕米尔高原,胜利完成进军南疆的任务。19527月,在中共中央新疆分局二届代表大会上,经中央同意,王恩茂接替王震担任中共中央新疆分局第一书记,新疆军区政委、党委第一书记,主持新疆的全面工作。1954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成立后,他又兼任兵团第一政委、党委第一书记。

 

  文革期间,王恩茂离开新疆去其他省区工作。

 

  198110月中央决定王恩茂重返新疆工作,他很快来到乌鲁木齐,召开自治区党委常委会议,听取新疆工作情况汇报。当喀什发生“10·30”严重破坏民族团结的打砸抢事件后,王恩茂认真分析了事件的全过程,满怀信心地指出:新疆是我们祖国的一块宝地,新疆的各族人民是好的,新疆的各级干部是能够带领新疆人民做好工作的。我相信喀什的各族人民和群众是能够处理好“10·30”事件的。这场风波很快被平息了。后来与这次事件有关的问题也都妥善得到了处理,对此干部群众都感到满意。

 

  19823月,王恩茂前往吐鲁番五星公社五星大队参加义务植树活动,就顺道去看望他23年前在这里当社员时的老朋友。他打量了一下解放后新裁的林带,便径直向有棵桑树从屋顶上钻出头来的一户人家走去。一位红颜白须的维吾尔族老人闻声迎了出来,和王恩茂紧握着手、紧搂着肩。王恩茂凝视着老人,亲切地问候:“马拉甫老哥,亚克西木斯孜?”老人急忙回答:“亚克西!亚克西!”便是两眼湿润,垂胸的白胡子和头上的花帽抖动着,迅速把客人邀进铺着红地毯、挂着壁毯的里屋,王恩茂盘腿席毯而坐,同老人拉起了家常:“1959年我来当社员,吃住在你家里,那时你家里没有这样漂亮呀,从1964年以后,我没有来过这里,可一直惦记着你们”。老人动情地说:“我们也念着您哪,每当这个时候看看您领我们种的这片林带,就好象见到您一样”。一会儿工功夫,地毯上坐满了闻讯而来的人,里屋外屋挤得挪不开步,连窗户上都爬满了“巴朗”。问候、寒暄、耳语、欢笑,使马拉甫家变成了热闹的“麦西热甫”。不觉得,分手的时候到了,王恩茂像维吾尔族长者一样,将右臂抚胸,向乡亲们鞠躬,说:“明年种树的时候再见!”

 

  1982410下午,在且末县委的会议室里,县委和县政府的负责人汇报工作。当说到汉族干部不愿来此地工作,来了的也不安心想离开此地时,王恩茂问在座的一位汉族县委副书记为啥不安心在此地?这位副书记回答:“我关内老家有母亲,我是独生子,已经打报告请求调回老家工作。”王恩茂笑着说:“ 且末是个好地方,把你的老母亲接到且末来不好吗?”接着,王恩茂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对这位汉族干部进行了说服和帮助----王恩茂的父亲是一位老赤卫队队长,文化大革命前因年老多病,担心死在新疆,要求王恩茂同意让他回到江西老家去。由于王恩茂给老人做了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他的父亲终于放弃了回老家的打算,病故后埋骨天山脚下。王恩茂表示将来自己去世后,也要埋在新疆、埋在自己父亲的墓边。王恩茂的肺腑之言,深深打动了这位汉族县委副书记。他当即表示“再不要求调回老家了,要在新疆干一辈子 ”。

 

  王恩茂从193410月开始,每天坚持用日记记述工作和生活,即使是在长征的路程中、八年抗战中、最严酷、最激烈准备作战前的猫儿洞里,也从未间断过。建国后,王恩茂的日记成为了研究中国军事史及校勘红军长征途经地点的重要佐证。

 

  王恩茂在新疆长期担任主要领导职务,对新疆的山山水水都很熟悉,和新疆各族人民结下了深厚情谊,他曾谦虚地说:我为新疆各族人民做了一些事情,但是做得还很不够。如果说有些什么成绩的话,这是党中央正确领导的结果,是新疆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结果。我个人只做了一个共产党员应该做的一点事情。如果讲我在新疆有一些威信的话,这是党的威信,集体的威信,党的领导的威信。

 

(自治区档案局档案保管保护处 李晓兰)